高等教育發展應與勞動力需求相匹配

  作者: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研究中心 唐科莉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以下簡稱“經合組織”)近期發布《教育概覽2019》指出,人們對于高等教育的需求持續高漲,但是高等教育的進一步擴張必須確保畢業生供給與勞動力市場需求匹配,并給予學生未來所需的技能,否則其擴張將不可持續。經合組織秘書長安赫爾·古里亞在法國巴黎發布這份報告時特別表示,“現在,年輕人比以前任何時候都需要學習在不可預測和不斷變化的世界生存所需的知識和技能”,他呼吁各國政府“必須擴大教育機會,并確保教育與未來技能需求建立更強聯系,保證每名學生在社會上找到他們的位置,并實現他們的全部潛力”。

  《教育概覽2019》是經合組織發起的“我是工作的未來”運動的一部分,因此特別關注高等教育的就業成效。報告指出,許多高等院校目前都在改革,以滿足不斷變化的就業市場需求,如靈活的入學路徑,平衡學術與職業技能的培養,與雇主、產業及培訓機構密切合作等,他們還必須在入學率提高與成本控制之間尋求平衡,并保證所提供課程的適切性與質量。該報告有以下重要發現:

  盡管大學畢業生數量不斷增加,但人們對高等教育的需求仍然強勁

  報告顯示,2018年,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有44%的25—34歲年輕人擁有大學學歷,而10年前(2008年)這一比例為35%。受過高等教育的25—34歲人口比例提高了9個百分點,而未完成高中教育的比例從19%降低至15%。

  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與受過高中教育的年輕人相比,就業優勢在過去10年一直保持相對恒定。2018年,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長期失業率為29%,而只受過高中教育的則為36%。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就業率比只受過高中教育的成年人就業率高9%,收入高57%。他們的優勢隨著年齡增長而提高,受過高等教育的25—34歲年輕人收入比只受過高中教育的同齡人高出38%,而在45—54歲人群中,則高出70%。完成高等教育的成年人通常會參與更多文化或體育活動。超過90%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經常參與文體活動,而只受過高中教育的成年人中這一比例不到60%。

  各國一直在擴大高等教育機會,但是差距仍然存在

  各國都在強化財政支持機制,確保高等教育更容易獲得。在學費最高的國家,超過70%的學生受益于助學金或者貸款。

  據統計,碩士或博士學位的投資回報更有吸引力,在超過一半經合組織成員國,攻讀這些學位的年成本與攻讀學士學位一樣,畢業后收入卻平均高出32%。但是,繼續攻讀碩士或者博士學位的成年人比例10年來基本保持不變。

  另外,一些領域仍然在努力尋找他們所需的技能工人。例如,盡管工程學、制造及建筑學、信息與通信技術是勞動力市場產出最高的兩個領域,但在2017年,只有14%的畢業生獲得工程學、制造與建筑學學位,只有4%的畢業生獲得信息與通訊技術轉移學位。其中,女性占比尤其少,在經合組織成員國,這兩個領域招收的新生中平均只有不到25%是女性,在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中收入的性別差距仍然很大,大學畢業女性收入低于男性,即使他們畢業于相同專業。

  高中教育后的升學機制以及大學招生制度影響人們繼續接受教育

  在幾乎一半經合組織成員國中,超過40%的19—20歲年輕人注冊高等教育課程,就讀本科課程的平均年齡從日本的18歲到瑞士的25歲不等。平均大約有1/6的15—24歲年輕人學習職業教育課程。受過高等教育的25—34歲年輕人與受過高中教育的占比差距趨于縮小。2018年,受過高中教育或者獲得中學后非高等教育資格證書年輕人比例為41%,幾乎與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輕人比例(44%)相當。

  在超過一半的經合組織成員國中,高等教育入學是開放性的,而其余的國家則使用篩選指標如學業成績、考試來挑選學生。平均有17%的大學新生學習短期課程,本科層次學習短期課程的學生比例為76%,碩士層次這一比例為7%。平均有12%的本科生在第二年開始時離開高等教育體系。只有39%就讀本科課程的人在規定時間內畢業,有28%推遲3年畢業。男性和職業高中畢業的學生一般不太可能上大學并完成大學學業。高等教育在人們的終身學習過程中正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超過3/4的30—39歲人口在攻讀大學課程。

  高中畢業率在過去10年持續提高

  在幾乎一半的經合組織成員國中,平均大約有70%的17—18歲年輕人就讀高中,超過40%的19—20歲年輕人就讀于大學。2005—2017年間,高中畢業率平均提高了6%,不過2018年,仍然有15%的25—34歲年輕人沒有接受高中教育。在一些國家,職業課程在高中階段非常受歡迎。2017年,在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有40%的高中畢業生獲得職業資格證書。在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亞,超過66%的高中畢業生獲得職業資格證書。報告預測,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有86%的人將在一生中完成高中教育,81%將在25歲之前完成高中教育。

  不過,在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有14.3%的18—24歲年輕人屬于既沒有就業、也沒有接受教育和培訓的“尼特族”(NEET),在巴西、哥倫比亞、哥斯達黎加、意大利、南非和土耳其,這一比例高達25%。

  其他重要發現包括:

  第一,2016年,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用國內生產總值的3.5%資助小學、中學及中等后非高等教育機構,這一階段的公共教育支出自2005年以來增長了18%。縮小班級規模及提高教師工資是造成教育支出增加的主要原因。在2005—2017年間,經合組織成員國的初中階段平均班級規模下降了6%,而教師工資增幅達8%。從小學到高等教育機構的生均支出平均為1.05萬美元,其中高等教育階段的平均生均支出比其他教育階段高出1.7倍。在各級教育階段,教育支出增幅持續高于入學人數的增幅,特別是在2010—2016年間,非高等教育階段生均支出平均增加了5%,而同期學生數量保持不變;而在高等教育階段,生均支出增加了9%,而同期學生數量只增長了3%。2016年,在經合組織成員國,小學至高等教育階段總的公共教育支出占政府對所有服務機構總支出的比例為11%,從意大利的6.3%到智利的17%不等。

  第二,教師隊伍仍然在努力吸引新的人才。在大多數經合組織成員國,50—59歲小學和初中教師的比例都超過25—34歲教師的占比,這已經引發人們對未來教師短缺的擔憂。只有大約10%的小學和初中教師年齡在30歲以下。教師職業也仍然由女性占據,女教師占教師總數的70%。教師平均工資隨著教育階段的上升而持續增長,但教師收入仍然介于其他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收入的78%—93%之間。相反,中小學校長收入至少比受過高等教育的同齡人高25%。

  第三,在幾乎所有經合組織成員國中,4—5歲兒童的學前教育注冊率在2017年超過90%,超過1/3的3歲以下兒童接受了學前教育與保育服務,比2010年提高了7%。經合組織成員國與伙伴經濟體學生在小學及初中教育階段平均獲得了7590個小時的必修課學習,匈牙利為5973個小時,澳大利亞為1.1萬個小時,丹麥為1.096萬個小時。

  第四,在經合組織成員國,小學階段專用于數學的必修課程占比從丹麥的12%到墨西哥的27%不等;在初中階段,數學必修課程課時占比從匈牙利、愛爾蘭和韓國的11%到智利、拉脫維亞和俄羅斯的16%不等,意大利達到20%。小學階段平均生師比為15,初中階段為13。小學階段平均班級規模為21人,初中階段為23人。

原標題:高等教育發展應與勞動力需求相匹配

責任編輯:韓慧

新知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北京单场sp开奖查询